rain绛

杂物堆放不产出,勇维勇全职剑三爬冷圈
就算人言轻微也要谨言慎行

职业丐帮,兼职剪刀手
男神法殿

梦中的寒武纪

【私人产物】第二章

  第二章   

  一季一度,也就是四年一度的招新又开始低调地开展了。军队学院干什么事都是那么繁杂又沉闷无聊,明明是那么秋高气爽日子。杰奇作为作为一名懒散异常的A级生,就因为学院考官不够,不得不暂停早就准备好的东行计划被召唤回来,此时的心情那真是郁闷至极。

  此时他正极其不耐烦地坐在一个小型训练场的后方看台上,瞪着无辜纯良的新生,脑袋里不知把他们操练的多么惨绝人寰,仅仅是翻个人简历这么简单的动作都能泛出杀气。

  还是郁闷到想砍东西的那种杀气,就把全场压的没人敢大喘气。 

  “噗!杰奇你的脸……是吞了了还是吐了?拉的都和剑一样长了!” 

  一瞬间所有人都看向打开的门,又很快的再转向更加郁闷的主考官杰奇,好像都在检查他的脸是不是真的很长,弥漫全场的杀气一下子被迟到的监考官打破了。

  杰奇阴沉着一张脸,利落地翻下看台,落地一声不大的闷响,地面却裂开了一道细缝。
“艾斯利先生,出列!” 

  “是……是!”一个人高马大的考生站出了人群,拿着锋利匕首的手却在打颤,拼命掩盖内心的害怕,看着眼前面色愈加阴沉的考官端起手中沉重无比的木剑。

  艾米监考官看着随着防护阵倒计时结束后一瞬戾气大发五秒内掀翻了第一个考生的杰奇,才后知后的地问:“哎呀,火气这么大,难道刚才有人迟到惹他了?”

  “……”被问到的人无一被呛的无语。

  场上,杰奇还不解气地一甩剑把瘫软的人直接扔进传送阵,大吼:“C-。弗塔女士,出列!”   

  “呵呵,想开点嘛!晚上典礼结束后……呜,你就又自由了,就算是去后院森林也没人拦着你。” 

  现在正是午饭时间,宽敞的拱形大厅此刻也因为招新而有些拥挤,身边的人走来走去,也只有艾米这样的食物崇拜者才能边嚼着果子鸡边随意的地安慰浑身不自在的杰奇。

  “不是因为这个,我……哎呀,东游可是要出界的,怎么又回来了?你一个整合学生根本不知道请个出界要多麻烦!” 

  “办出界很难么?也就是半天的功夫啊!要不我帮你?”艾米鼻尖粘着酱,纯蓝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这就是艾米,作为一名特殊整合学生,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后台在普通学生的眼里是有多大,但也亏了她真诚单纯又善解人意,就连那些仇富的学生也恨不起这个小美女。

  至于她那平常人高不可攀的后台,杰奇后颈一阵泛凉:“别费劲了,老头子能把我骗回来过年前就不会放我出去,别去找你那个……”

  “哥哥!你来啦!”这真是说鬼鬼就来,杰奇不用转头就知道此刻站在自己斜后方的是谁。

  不知何时周围所有女生的目光都转向他们这里,就连一些男生的视线都在不时地飘过来,叽叽喳喳的声音格外刺耳:

  “那个高年级的帅哥好帅啊!” 

  “凯尔卢西亚大人!他怎么来这里了!”

  “他旁边那女人是谁?笑得一副贱人样!” 

  “别这么诋毁人家啦!那是他的亲妹妹,凯尔卢西亚大人才不会乱搞呢!” 

  “啊啊!他冲我笑了!不行了,我的心脏!”

  杰奇坐在原地,看着艾米阳光灿烂只给那个人的笑脸,竟然有种想要逃跑的冲动。

  “脸上有东西,小馋鬼。”吸引了在场所有雌性生物目光的人十分自然地抬起手,刮在艾米小小的鼻尖上,立即又引起周围一阵更大的窃窃私语。

  “晚上还有典礼呢,哥哥你过来没关系么?” 

  作为凯拉卢西亚亲族现在的大当家,每一季招新后的进阶典礼都有他这个“技术提供”的出席,但今年却不一样了,他轻轻地摇头,神祗般的面孔上带着能融化冬天的温柔笑容,“这回我是作为学生参加,你哥哥没有一个正规的毕业证书不是太不像话吗?”

  “格利尔学院的证明是荣耀,真正的军人不会在乎那一纸文书。”杰奇放下叉子,认真地看着站在正对面却不正眼瞧自己的家伙,先前一股怨气一下消散干净,只剩纯粹的锐气。

  “日安,杰奇•布莱奇德男爵。有时证明确实改变不了什么,但毕业这件事却是人生必须经历的,您同意我的看法么?” 

  凯尔卢西亚的笑容没有一丝变化,但杰奇仍然感觉出了不同,又想到眼前的这个人是商会的四巨头之一,与皇廷有血脉联系,又通过艾米间接控制了教庭中流,他还在游荡中偶然知道了他另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曾经的精灵王子。

  看着面前这个一直被自己视为最大劲敌的男人,被戳痛点的杰奇知道自己不能退缩,但又察觉艾米在一旁有些左右为难的神色,他也是很无奈。

  “……我吃好了。”杰奇不再看向两人,端起自己的餐盘快速地走出大厅。

  他一直都不擅长面对凯尔卢西亚,从小就这样。

  回宿舍的路上,他又遇到一个同级的同学返校,对方提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一步步地往前挪,看到到他后就十分殷勤地蹭了上来。

  “谢了,兄弟,要不是遇见你我都不知道呆会儿要怎么上楼了,A级生有空间包就是方便啊!”这位同学立即在背上被杰奇招呼了一个踉跄。

  “就你这小身板!不多练练,还找我偷懒!”杰奇大笑着,后退半步躲开对方的佯攻。

  “谁是小身板,你的身子我又不是没见过,柴火!”

     其实两人只是一个宿舍楼的,以前只是在楼里打过几个照面,杰奇只知道这个姓史文的人是个B级生,但他的性格就是那么自来熟,同一季里有好多的玩的得开的“哥们”。 

  两人推推搡搡的上了楼,杰奇笑骂着把东西一股脑堆在了门口,然后哼着不成调的小曲转身上楼,把先前的郁闷忘的一干二净。 

  卧室配着一个极小的洗手间,外面接着一个更小的阳台,不到十平米的空间没有很多属于户主的东西,因为杰奇先前在外面跟着探险队断断续续地游荡了近一年,根本就没人住在这里。 

  一屁股坐在床边,打开上锁的床头柜,所有的留下的私人物品都没丢,整理了一遍,他的目光最终才迟疑的停在最后的照片上。

  那是两个十分相像的人,小的被夹在大的胳膊下,笑得比背景中的金沙还要亮。

  杰奇的心情又沉闷了,其实凯尔卢西亚说的没错,十分正确,正因为太过正确了,所以让他怎么都咽不下那口气。 

  严格意义上说,杰奇是个孤儿。母亲因自己难产而死,父亲身为一名高级侦查兵二十年前在任务事故中生死不明。因为家族特殊性,布莱奇德必须有一个人在军中就任,可是军队却有严格的年龄限制,以至于杰奇在所谓的军队后梯队——格利尔军队学院一直不能毕业,他被要求一直留在学校到28岁。

  他可是整个学校里年龄最大的“学生”,并且将毕业长达三年了。

  而这一切都是由这个“下落不明”的老爹导致的。杰奇死死地盯着这张为老不尊和自己有六分相像的脸,恨不得在盯出两个洞来。这真的不能怪他不孝不担心自己父亲的生死,而是因为这个父亲从小就对他不关心,这张去卡恰纳西莎旅游的照片几乎他留给自己仅有的东西了。

  当然,还有“留在队里老老实实呆着。”这道杀千刀的命令。 

  相比之下,把自己骗回来的老头子真是可爱多了,仅仅是从犯,加上煽风点火而已。

  将照片扔进床头柜,杰奇决定在再次穿上那件令人难以忍受的礼服参加典礼之前,自己最好还是先洗个澡。 

  “算啦,至少这个冬天还有妹子可以调戏,这点可是在队里享……” 

  杰奇推开洗手间门跨进去的一瞬间,就感觉到自己中了束缚咒,后半句话给硬生生地憋回了嘴里。

  只见自己眼前有个赤裸的陌生白发美女,凹凸有致的香软身体正紧紧地贴着自己。

  女神啊!我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说什么有什么?这回可是真的被自己弄惨啦!

  杰奇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能看,就算是梦也要赶紧闭上眼睛关上门逃命,可自己的眼睛就是该死的挪不开。

  这就是美女的魔力天赋么?太恐怖了!

  相当漫长的难堪又享受的时间过去了,却没等来美女的暴力相向或是破口大骂,杰奇很清楚自己正身处男多女少的单身宿舍,但自己就算是再有理,发生这种事自己也是没时间喊冤。 

  这美女却淡定的穿好半掩在身上的衣服,精致的五官没有丝毫变化,然后几乎是蹭着杰奇走进了卧室,湿长的白发甚至还飘到杰奇的鼻前,留下了一丝不明显的草药香。 

  杰奇的三观被狠狠地刷新了,此时他才意识到进门时中咒的感觉其实是自己的错觉,有些僵硬地转头看美女熟门熟路地打开自己的立柜套上纯黑的袍子,他是真的在思考自己走对房门了没。 

  这点疑惑很快被在床头柜上老不尊的奸笑打消了。

  “那个,这位同学……”美女的年龄看起来和自己相当,甚至应该还要小一点,可她突然转头看向杰奇的目光再次打翻了他的认知。

  那蓝紫色的眼睛里似乎有风暴在狂躁的旋转,眼球模糊地根本看不到瞳孔,但其中没有丝毫情绪,只静静地看着杰奇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等着下一句话。 

  要做个比喻的话,应该就是将死之人的眼神吧,无牵无挂,对这个世界的一切没有任何回应。 

  这样的一双眼睛终于把杰奇最后一点粉红的尴尬赶走了,凭借游荡多年的经验,他反应过来面前的这个美女绝对不是一个凡人,至少,不是个正常人。 

  而经验教给他对付这种人的第一步,就是表面上一定要把对方当做普通人来对待。

  “同学,这里是我的宿舍,虽然不经常住,但宿管那里留的还是我杰奇•布莱奇德的名字。” 

  对方点点头,仍然用那种眼神看着杰奇,没有多余的动作。

  “这点头是什么意思!是知道这里是我的宿舍了还是什么意思!多一点反应真的会死人么?还是果体被陌生帅哥看到大脑坏掉了?”杰奇莫名火起地在内心咆哮着,他实在是受不了这莫名其妙的情景,终于气势汹汹地向前大跨出一步,努力地用自认为有说服力的眼神对向那双不正常的眼睛,这一动作终于引起点反应。 

  她从立柜中的一个包里抽出一封信函。

  信?她是送信的?可也不会有在陌生人家里偷光的信使啊!而且这信还是从自己的柜子里拿出来的。杰奇接过来,想着这下她总要嘱咐些什么吧。 

  可这美女接下来竟是径直走出了房间,转身下楼,一下子就消失地无影无踪。

  还是个法师?老头儿竟然派个法师来亲自送信,还这么傲?

  杰奇刚才已经看到背包上布莱奇德的家徽,知道这些东西包括手里的这封信都是老头儿为了安抚自己被骗回来而寄过来的,他完全不想去看那些没营养的唠叨。

  杰奇还是去洗了个澡。 

  站在花洒下,他不可避免地想起刚才看到的那番香艳的景象,再次回想已经清醒地很多,那个美女应该只是在洗头,为了避免湿掉上衣所以脱了下来,浑圆修长的腿其实穿着黑色的裤袜根本没走光,那乍一看像是白色的长发其实泛着金属的光泽,这种偏硬的颜色绝对不是格利尔人,而她其实也没有贴着自己,只是因为洗手间太小而自己一进门迈步又大,况且那形状姣好的胸上还严严实实地缠着绷带……绷带?

  杰奇本来回想地都有些燥热了,可突然想起看到的那奇怪的白色带状物,心里顿时有些不安了。

  热水蒸腾的雾气盈满了整个视野,一双眼都模不清,那道身影却反而越来越清晰,身上隐约的伤更像是刻在了视网膜上,一寸一缕都散发着异常诡异的气息。   自己难道在什么时候见到过这种奇怪的伤么? 

  怀着比较少见的持续好奇心,他终于在典礼开始后从艾米那得来了理所当然的结果:

  重剑伤。

  可杰奇仍是皱着眉头,专心盯着礼堂长桌的自己刚描出来的草图,只觉得心里的怪异感还在,心不在焉地随着唱完校歌的人群坐下,丝毫没有察觉到身边的空位多了一个人。 

  “你画的也太简略了,只能看到形状,你让我怎么说?”艾米抬眼看了看他旁边多出来的人,最终还是有些无奈地将目光落回到那张画在分配名单背面的草稿上。

  “你怎么能质疑我身为队员的临摩能力?我可是连愈合都画出来了!”

  “但你不是也没画全吗?这种程度只能知道是同时砍上去的,其他的要有实体才能知道。”艾米看向台上正在演讲的哥哥,此时穿着黑色校袍的人反而没有平时那么耀眼,是一种沉稳内敛的味道,但仍然牢牢吸引着少女的目光。

  “同时?”某个还沉浸在思考中的人显然没注意到。
   “字面意思,应该是某种小型的剑阵。”

  “这不可能。”看到艾米天蓝的大眼睛看向自己,杰奇的心里莫名地有些解气,“小型剑阵的攻击密度没有这么大,一式内就算最快的杰赛尔老师也划不出第六剑。”顿了顿,杰奇还是嘟囔了出来,“况且是在一个女人背上划十八道……” 

  “女的?”本来就不小的眼睛因为八卦的天性更大了。杰奇暗叫一声不好,连忙凑近小声补充道:“她不是我女朋友,我还是第一次见。” 

  虽然对方现在确实是单身名花无主,但艾米那好到爆的人缘和没人敢惹的哥哥让杰奇没法明目张胆追她。两个人已经保持“朋友”关系有两年了,但艾米这种等级的美女让人根本没法把她当朋友对待,可惜艾米是十分自然的将对方当作自己的小伙伴。

  “咦?可你这么关心……真的不是吗?”艾米可爱的歪头疑惑道,看到杰奇坚决地摇头后十分可惜地说,“我还以为是你这回出去被美女舍身相救,为了'补偿'把她诱骗回来疗伤呢!多好一美女救英雄的故事。” 

  “请快住手,大小姐,您的脑洞已经够大了,我怎么可能擅自带异族人回来?”杰奇无奈地反驳道,看着艾米在座位上忍笑忍地花枝乱颤,弯起的眸子像溪水一样映出粼粼笑意。心中不禁与今天下午看到的那双淡漠到死了一般的眼眸比较,越发地觉得那人异乎寻常,背后身份肯定不简单。

  浑身是迷的重伤女子,从一名探险队员的角度看倒是有点意思。一瞬间,杰奇感觉在脑海里抓到了什么。

  “这回的熟悉感可能还真是错觉,毕竟在外面奇怪的见多了,再见不同寻常的东西就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顿了一下,他暗黄的眼睛突然闪过一丝光亮,好像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话说你今年应该跟新人队出去吧,肯定有机会看到一两个比较特别的异族人。想当初那么多新人都是被那些怪物吓回来后,就缩在学校里再也不敢出去了,不过你大可当是旅游,有我罩着你不会有事的!”杰奇得意洋洋地晃着手里已经被涂了的名单,那正是今年新生第一次实践能力检查的名单,在接下来几天一直在公国境内巡游的实习队里他是负责的队长,兼任引导员。

  艾米给他一个感谢的表情,却轻轻摇了摇头,目光看向台上,挑了个有些脱题的问题:“你怎么就知道那女孩是异族里的特类,看起来有那么明显么?”沉沉的暖光摇曳着使她的表情有些扑硕迷离,台上的凯尔卢西亚被院长换下来,看样子有新的教务人员要调整了。 

  “你要知道,那女人的紫眼睛妖异得可不像人了,现在想起来,那种色调我好像曾经在……” 

  “紫色?”艾米惊讶地叫道,一瞬间周围的人都看向他们,这让杰奇心里顿时有些不爽,正想开口,却随即发现整个礼堂的人都在看向他们,更准确说,是他的斜前方。

  当他把视线随着众人一起投向自己前方的过道尽头,一天内第二次中了全身束缚咒的感觉又来了。

  “……夏洛·纳西莱拉助教将会接手年老退休的凯恩教授的引队工作,明天新生的实践考察就由她来带领。”

  很快的,苍老的声音意料之中的从一本正经突然变得滑稽可笑,至少在杰奇的耳朵里是这样的,只听老院长笑着警告道:“能够请跨越卢西亚的第一人来我校执教是大家的荣幸,所以不要欺负我们助教年纪轻哦!”

  银发的少女没有对周围的惊叹声和窃窃私语做出任何回应,只是微微颔首致意,便迈开了脚步。
   停在了杰奇面前。

  这已经是杰奇第二次被她带来的这种尴尬难堪的气氛包围,他仍然是不知道对这种状况应该做出怎样的反应,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自然地坐回杰奇身旁的空位,心里却波涛汹涌。

  老顽童院长又继续往下扯,周围的目光一道道开始从自己和自己身边收回,可杰奇清楚地感觉到那空无一物的视线始终没挪动过。

  “纳西莱拉小姐,我是随队的整合学生艾米,您明天是要负责引导员的工作么?”老好人艾米终于出口相助了,杰奇缓过一口气地感觉到那视线偏移了几分。

  点头,还是一丝多余的动作也没有。

  “太好了,你这么厉害,和杰奇配合一定是小菜一碟!啊,这位就就是杰奇·布莱奇德,是我们学院唯一进入探险队的A级生,也是明天的队长。”艾米捅了捅变成木头的人,杰奇察觉到那虚无的视线又飘回来了,“你能分担他引导员的工作,他很感激你呢,对吧!”

  周围桌椅移动的声音响起,散会了,杰奇下意识地想抓过艾米这回先一走了之,怪女人的声音却紧追过来:“久仰,布莱奇德爵爷,凯尔卢西亚亲侯。” 

  某爵爷高贵的头颅在下一秒便与某亲侯典雅的肩膀来了个亲密无间的碰撞。

  更让杰奇难以忍受的是,对方不仅扶稳了自己欲倒的难堪姿势,还十分顺便地掰开自己像握着救命稻草一样紧拽着艾米的手。

  “我的荣幸,但请原谅失礼了,我们该回家了。”凯尔卢西亚亲侯十分迅速得体又不失礼节地一句话解决一个人,只容得艾米给鸵鸟样的杰奇一个可怜加可惜的同情眼神,就把她带走了,两人一同消失在散会的人群。杰奇听到一大串笑声爆发在脑袋里,心如死灰地接受了现实。 

  这会是他七年漫长学院生活中最难忘的一次期末巡游。

  杰, 

  F

  废话少说,我知道你根本就不会拿笔回信,也不指望你能回来看看这些老家伙,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从来没有拆过信。

  但你倒是还留着,那我也就必须要接着寄,鬼知道哪天它才会派得上用场。 

  很快就要到你领队出城的日子了吧,我可是没有老,插个人来监视你不许偷逃可是小菜一碟。你还记得灰虫子吧,当年和你上窜下跳的小子已经变得完全认不出来吧,我当初见她那样子也被吓了一跳,某些人还真是能力不小。

  永远不要觉得你看到的就是全部,谁能说不会有一天你自己的脑袋就不会跳下来自己滚到西天去。每当你踏出一步,都要退三步。也不要把这话认为是为了我,这是为了我们每一个人,总有一刻你会被逼着做出那些抉择,而我现在能为你做的也只是增加选项而已,你必须自己上路。

  最后一封信了,就到这里吧。

  一路顺风,杰克。

  你大爷 K

评论